天空彩票与你同行报码-天空彩票报码大全资料

心里很暖至少现在失忆了的恭子已经开始从内心

 他们到了院子里,发现斯里潘夫妇还处于昏迷之中,苏锐便把他们两口子的绳索解开,给抬上了车子的后座。
 
    “身上的伤势不少,但都不是致命伤,生命不会有危险。”苏锐对山本恭子说道:“我想,他们昏迷了这么久,可能是因为受到了过度的惊吓。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山本恭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,看着苏锐熟练的发动车子,朝着医院狂奔,心中不禁有点稍稍的触动。
 
    他其实为自己做了很多很多,在这孤单的人世间,这个年轻男人算是最关心自己的那一个了吧。
 
    “你的伤势……”山本恭子的话语仍旧很简短。
 
    “我没事儿。”苏锐咧嘴笑了起来:“这对我来说都是小伤,家常便饭罢了。”
 
    家常便饭。
 
    听着这四个字,山本恭子没再多说什么。
 
    望着前方的路,她的眼睛里面竟有些许的迷茫。
 
    人活在这世界上,没有哪一天是容易的。至于以后的道路,又该怎么办?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到了清城市区的医院,把斯里潘夫妇给安顿好,苏锐看着山本恭子的疲惫面色,说道:“你现在的情况怎么样?空绝无敌之前是不是伤到你了?”
 
    “我没事。”山本恭子说道。
 
    关于突然杀出来的空绝无敌,她竟然一句话也没有多问。
 
    她既然没问,苏锐也就没多谈。
 
    “你没事就好,快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。”苏锐说道:“我去让医生处理一下我的伤口。”
 
    那一刀给他造成了不轻的伤害,肯定是要进行缝合了。
 
    山本恭子还没来得及说出“我陪你去”四个字,便见到苏锐忽然失去了平衡,而后一头栽倒在地了!
 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  ps:感谢yong88415、凡所有相、书友32430062、奔跑的王麻子、书友47119849、亓小胤、哈哈0904、馨竹11111、丰县苹果仔、汤的电气鼠、世间五彩、雨辰bobo、a笑@百度、娘们的指望、水龙头2015、木头人185、鑫丶少@百度、截瘫性无能、书友17838199、2793237861、无双之魔、zly971017、最帅的鱼叔、花梦歌、厦门小武哥、七狼啸月、摔跤吧粑粑、逍遥大大大、帥氣貓、閑張、漂泊haiwai、浪久见人心、迷之泰坦、lex512、优美如画、书友51962854、志成农机、战兵沫沫、书友42438757、qw3236233、北斗星之泪、甜甜天天、2793237861、帅秦秦、珍惜珍珍惜、书友41293158、09造价15班、花仙子小裴、yansi1234、轩辕服太虚、mrs-zy、书友31310630、书友12426934、習慣疼愛伱、书友35215141的月票和捧场支持!
 
 第2340章 带我回家
 
    苏锐晕倒的实在出乎预料,山本恭子甚至没来得及去搀扶,便听到他的后脑勺和地面亲密接触所发出的“哐当”一声响!
 
    山本恭子立刻蹲下身子,可是,当她触摸到苏锐的额头之时,立刻满脸凝重!
 
    苏锐的额头滚烫滚烫,绝对超出了人体正常范围很多!
 
    饶是以苏锐的体质,此时都会支撑不住的晕倒,可见这次伤势有多么的严重,后背的伤口甚至极有可能已经发生了感染!
 
    “医生!医生!”山本恭子立刻着急的大喊道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当苏锐醒来的时候,自己正趴在病床上呢,他并没有穿上衣,后背上缠着绷带,伤口已经缝合了。
 
    山本恭子正伏在床尾睡着觉。
 
    苏锐见此,也没多打扰,看了看手机上的日期,这才微微的有点讶异。
 
    原来,自己竟然已经昏迷了一天两夜了。
 
    在以往,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 
    难道是身体素质下降了?还是对病毒细菌的抵抗能力降低了?
 
    苏锐缓缓的坐起来,看着手上的针眼,很显然在昏迷的期间挂了水。
 
    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体温,应该已经恢复正常了,不过也许是由于两天没怎么进食、再加上先前体力透支又高烧的原因,他现在还很是有些虚弱。
 
    试着下了床,苏锐的脚步还有点虚浮。
 
    山本恭子看起来应该是在床边一直守着,衣服都没有换。
 
    苏锐看到这种情形,很是有些动容。
 
    恭子的外表冰冰冷冷,但是她一定会为了自己内心认定的人付出一切的。
 
    苏锐的心里很暖,至少现在失忆了的恭子已经开始从内心深处认可他的存在了,而且愿意和他这个“前男友”相处下去。
 
    这就是个极为良好的开端了。
 
    苏锐的伤势并没有什么大碍了,他觉得山本恭子这样睡觉太累了,就想把她给抱到床上去。
 
    可是,他才刚刚碰到对方的身体,山本恭子就醒来了。
 
    她揉了揉眼睛,见到苏锐已经从病床上下来,立刻站起身,说道:“你好了?”
 
    仍旧是简短的问话,和她的性格一模一样。
 
    苏锐看着山本恭子俏脸之上的黑眼圈,伸出手臂,把她给拥进怀中:“是的,我已经没事了,这两天你是不是很累?”
 
    “我没事。”山本恭子被苏锐这样抱着,不禁想起来那天晚上在沙滩上的热吻,眼光一时间又飘渺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斯里潘大哥两口子怎么样了?”苏锐不禁问道。
 
    “伤势还需要时间恢复,生命没有危险。”山本恭子的言语仍旧言简意赅。
 
    “那我是不是可以出院了?”苏锐松开了恭子,活动了一下筋骨。

相关阅读